当前位置: 主页 > 今日关注 >铁路上南来北往 列车长看尽人生 >

铁路上南来北往 列车长看尽人生

浏览量:223
点赞:885
时间:2020-03-23
铁路上南来北往  列车长看尽人生点击图片可浏览相关图片列车长是第一线接触最多旅客的台铁员工之一。图为张水光巡检车箱。摄影/郭晋玮看人新生、看人离世,也看人争执窘困 穿梭车厢的台铁列车长,在第一线接触众多旅客,日常甘苦参杂,有时满腹无奈。「火车上真的什么人都有!」有「天兵」乘客将紧急对讲机当做下车铃的,也有对号座旅客要求毛毯跟咖啡,还有把厕所的紧急警报器当做抽水按钮,导致警铃大作。 张家豪

坐火车是台湾人不分年龄的集体记忆,尤其在长途列车上,一定会看到身穿制服的列车长穿梭车厢验票、补票,必要时还要排解旅客的疑难杂症,是第一线接触最多旅客的台铁员工之一。

曾因劝架白挨了几拳

这些头戴台铁局徽的列车长,从台铁软硬体等各方面见证时代变迁,也逐渐累积满腹故事。《新新闻》为此专访了老中青三代列车长,从他们的口中传述那些年火车上罕为人知的故事……。
六十三岁的张水光,担任列车长迈入第三十五个年头,认真投注一辈子青春给台铁,也让他在二○一七年获颁台铁最高荣誉、极少数在职者就能领有的「荣誉乘车证」。张水光使用的台铁公发行李包接收自前辈,也有四十年以上历史,「你看,全皮的有多耐用!很多铁道迷要跟我买,我都捨不得。」
一九八八年,张水光在俗称「白铁仔」的DR2700型柴油车上执勤时,结识在台湾土生土长的美国资深铁道迷安有仁(Loren Aandahl),安曾在台湾出版记录台湾铁道史的珍贵摄影照片,轰动铁道界。
张水光又「身怀绝技」──可以在时速八十公里的火车上「抛接路牌」(花东段在二○○四年号誌自动化以前,要人工授受路牌,确认列车获进出站许可)。
当时任职美国西北航空的安有仁,特别在○一年牵线机场媒体(MSP News)用专文报导张水光,直到现在张、安两人每隔两、三年都会聚一聚。
列车长的日常甘苦参杂,有时满腹无奈。「火车上列车长一人掌握全局,但真的什么人都有!」担任列车长十五年的陈继中感慨道,执勤时处理旅客的紧急状况也是列车长的重要工作之一。

火车上的「天兵」乘客

除了占位不起的旅客,张水光、陈继中都遇过旅客冲突打架,陈继中更因劝架白挨了几拳。
车长资历近两年的黄雅萱也分享,自己还有同事都曾招呼过罹患精神病的乘客。
但由于列车长不具公权力,遇上乘车纠纷只能请铁路警察协助,然而警方到场还是常好言以劝,让陈继中不免打趣说:「就是因为讲道理没用才请你来,你还讲道理。」
近年来台铁愈来愈现代化,让张水光感受最深的就是旅客权益意识的抬头。他回忆,早期台铁承接日治时代文化,列车长还相当有威严。陈继中则描述:「当时台铁人手多,列车长巡车,后头还跟着助手、车掌小姐等三、四人呢!」
台铁逐步加强服务旅客的观念后,近日却发生普悠玛号列车长劝阻大声放佛经的旅客被踹的案例,令张水光相当不捨。当时碍于长途列车停靠站不多,申请临停将旅客赶下站的程序非常麻烦,列车长们希望台铁若遇到类似状况,要想办法硬起来保护员工。
除此之外,火车上的「天兵」乘客也不少。
黄雅萱说,曾有一位坐区间车的欧巴桑将紧急对讲机当做下车铃,对她说要在万华站下车;也有对号座旅客要求毛毯跟咖啡,让她感到尴尬;或是有乘客把厕所的紧急警报器当做抽水按钮,导致警铃大作。

曾遇上新生,也曾遇上死亡

「如果又碰上挤得像沙丁鱼的通勤时间,更难穿过人群处理事情。」黄雅萱指出。
若在末班车执勤,列车长常会遇到醉倒的旅客。黄雅萱曾处理一名妻子打电话给客服,希望车长协寻酒醉的老公并提醒他下车,「但毕竟不能一一叫醒旅客确认,只能加强广播播音提醒。」
「有同事还遇上孕妇在列车厕所里生产。」陈继中描述当时同事紧急找大妈乘客帮忙接生,并通知救护车在下一站接应,由于处理得宜还获选模範员工。
不过,遇上新生也会遇上死亡,张水光就碰过旅客看似倚窗睡觉,事实上却骤逝的无奈案例,当时还得配合警方做笔录。
另外,履行验票、补票也是列车长的重要职责,有时却被旅客视为「扰民」,让列车长们颇感苦涩。陈继中说,有些老一辈列车长不愿接长途对号列车,就是怕补票加收票价后,与旅客起冲突。黄雅萱某次请持爱心票的旅客出示证件,结果发现旅客冒用丈夫证件,制止后立刻被投诉。
补票愈多代表旅客逃票愈多,但张水光观察到,台铁改为电子票闸后,使用电子票证有优惠加上公民素养提升,估计逃票量只有以前的十分之一,他经手的补票量更降到早期的四分之一到五分之一。

列车长也有职业伤害

黄雅萱则分析,连假是疏运巅峰期,一趟长途车,她光是补票可以补到一万两千多元;而陈继中的纪录是四万多元,张水光五万多元。据说早期还有列车长突破十万元大关,大伙儿戏称这是「跑一趟车回来就腰缠万贯」,充分反映了时代变迁。不过,张水光也曾自掏腰包给旅客四百元协助返家,「观察久了,大概知道有些人是真的困难。」
验票让车长常遭客诉,更令列车长难为的是,台铁行文通令列车长注意之余,却又要求补票业绩不能太难看。列车长们也说出心声,希望台铁在旅客与员工权益之间取得平衡,当车长与旅客发生纠纷时该多听听员工说法,如果只偏袒旅客,只会消磨列车长的服务热情。

世代间对劳动条件观念有差异

除了职责上的困扰,较少人知道的是,台铁列车长也有职业伤害。车长们说,长时间将对讲机、补票机及零钱等挂在腰际,让很多列车长出现腰伤;频繁于列车行进间走动可能会扭到、摔倒;另外,列车长从调车场发车时,需直接从轨道上火车,没有月台帮忙垫高,需踩着列车的踏阶攀爬上车,曾有车长因雨天脚滑而摔伤。
近年来劳动条件及权利意识的提升,也是台铁时代变化最显着的注脚,其中还呈现世代之间的观念差异。张水光感慨地说,早期劳动条件不好,那时台铁货运量大,他就接过开车长达十三个小时未换班的勤务,即使是客运,每天工作动辄超过十小时相当常见。他说,现在规定的上限是六小时四十分钟,「苦过来之后觉得特别轻鬆。」
工时改制后,陈继中反倒不适应,他说,以前是班次密集、工时长但可折返,在家时间较多,不过,现在台铁车长排班改为两天一班组,有长途也有区间车,每次前往目的地不尽相同,通常驶往外地后要在当地台铁宿舍过夜,隔天值班后才能返家。
不过,黄雅萱赞成适中的工作负荷量,两天一班组的工作性质也可以让她在台湾各地走走看看。她认为,台铁资深前辈刻苦耐劳,尤其客家人多,勤俭持家,认为苦一点但多赚一点没关係,但年轻人看重劳动合理并与报酬相符。「这跟年轻人是不是草莓族无关,年轻人只是更重视享受当下,宁愿不要这么累。」张水光也分享他的观察。

老中青列车长点出台铁问题

一六年,台铁年轻员工号召成立台铁产业工会,协助争取许多福利,包括为列车长等乘务人员改善宿舍环境,让车长们相当有感。「有产业工会出来刺激一下企业工会,共同争取员工福利是好事。」张水光也期盼台铁局长张政源把年轻人带好。
而陈继中担任列车长前,在树林调车场工作,也曾参与抗争喊到「呒声」,最后拿回欠发的加班费,他支持年轻人为了权益冲一冲。
「票价受限、增加商业营收、尊重第一线的声音」,是老中青列车长点出的台铁问题。百年老店传承不易,他们期待正值总体检改革的台铁,能将员工当做最坚强的后盾。


列车长如何养成?要做什么?

经铁路特考录取,要再经过4个月左右的运输班训练,再实际跟车,由其他列车长带领见习1个月,才能独挑大樑。本薪加上旅费及延长工时薪资,每月有4万元至5万元收入。
列车长需在发车前整备,确认厕所、播音及显示器等没有故障;行进时对旅客验补票;每站停等时,下车确认旅客上下车情形,并负责关车门;有时遇饮料泼洒或厕所髒汙的状况,也需要做简易清洁;很常遇到协寻旅客在列车上的遗失物。
如遇列车故障、因故停驶及误点,列车长也需横向联繫了解状况,并告知旅客转乘等资讯。(张家豪)

老中青世代列车长
张水光小档案
出生:1956年
进台铁时间:1974年
列车长年资:35年

陈继中小档案
出生:1964年
进台铁时间:1987年
列车长年资:15年

黄雅萱小档案
出生:1986年
进台铁时间:2015年
列车长年资:2年



➤购买本期新新闻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