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最新文章 >银行家观点》深耕社区互助合作,人人都能享有金融服务的普惠金融 >

银行家观点》深耕社区互助合作,人人都能享有金融服务的普惠金融

浏览量:433
点赞:375
时间:2020-03-23

美国拥有全世界最发达的银行系统,金融服务理应非常充足,但由于自由经济的市场失灵缺陷,许多美国民众(尤其经济弱势)无法得到主流金融机构的产品与服务,产生金融排斥(financial exclusion)的问题。储蓄互助社(credit union)非以盈利为目的,偏重服务社区与经济弱势者的特性,恰好弥补这一缺陷,成为普惠金融(financialinclusion)的重要支柱。

然而,当美国因金融海啸导致金融市场的存款普遍下降时,互助社的存款总额却反而增加。根据美国储蓄互助社协会(Credit UnionNational Association, CUNA)统计指出,虽然美国储蓄互助社家数日渐减少,但总服务社员人数仍是节节上升(详见图1、图2),2016年全国互助社总社员数已达1亿100万人,占美国人口40%之多;相比2010年人数更成长12.6%;社员的忠诚度快速上升,超过60%的社员认为互助社是他们往来的主要金融机构。

银行家观点》深耕社区互助合作,人人都能享有金融服务的普惠金融根据美国储蓄互助社协会统计指出,虽然美国储蓄互助社家数日渐减少,但总服务社员人数仍是节节上升。(傅清源提供)

这不禁令人好奇,号称全球银行业最发达的美国,拥有6,000多家银行,近10万个分行据点,竟然还有这么多民众之金融需求无法得到满足,而互助社在金融体系竟然扮演这么吃重的角色,其背后原因为何?

储蓄互助社的起源

储蓄互助社係非以盈利为目的的互助合作团体,以改善社员生活,增进社员福利,促进社区发展为目的。储蓄及互助贷款并行,并仅对社员服务及偏重消费性贷款,换句话说,社员是股东同时也是客户。而这些社员都会有一个共同关係(common bond),例如是同一职业或同一社区。而互助社的利润则转换为较银行更低的优惠利率方式回馈予其社员,故其对发展平民融资具有重要的功能。

储蓄互助社最早起源于1849年德国南部。当时德国社会贫富不均差距甚大,农民与低收入者生活非常艰苦,且受高利贷压榨情况普遍,雷发巽先生(Friedrich WilhelmRaiffeisen)原先发动向富人募捐来救济贫农之计画,结果不甚理想。最后他发现「自助互助」才能解决此问题,成功成立了第一个储蓄互助社,其后风潮传至加拿大、美国,并在几十年内传遍全球。

美国储蓄互助社的特色

作为一种合作金融组织,美国储蓄互助社相较一般金融机构在许多地方相当的不一样:

1、民主平等的组织结构。储蓄互助社每位社员均享有平等的投票权(一人一票)和决策权。储蓄互助社以社员大会、理事会、监事会的三权制衡机制,其中管理阶层由全体社员组成的社员大会选出,当选人员一般多为无给职。同时,社员可自愿加入或退出,只要符合章程要求,愿意承担社员义务,最少只须认购5美元储蓄互助社的股金,就可以成为社员,享受社方提供的服务。

2、非盈利的利率定价。百余年来,美国储蓄互助社始终坚持不以盈利为目的,而是「以社员为本」的理念。相较商业银行追求股东利润最大化,客户享受银行提供的金融服务必须承担较高的利息成本;而储蓄互助社属于全体社员,其利润归全体社员所有,藉由提供高存款息、低贷款利率,是储蓄互助社将利润分配给社员的主要方式。

3、审慎的风险管理。虽说储蓄互助社不以盈利为目的,致力于为社员提供服务,但办理放贷时却不因此而草率。除依赖审慎的放款审查程序外,由于放款对象限于社员,互助社社员制的「俱乐部式」环境,促使社员努力履约,避免造成其他社员的损失。因此大体上,呆帐率近年来一直保持在相当低的水準。

4、国家政策扶持。有别于一般商业银行,美国对储蓄互助社提供额外优惠措施,对其经营竞争力有相当的帮助。根据美国联邦信用合作法案(Federal Credit Union Act),认定互助社是非盈利性的合作互助组织,因此不须缴纳联邦税。此外,社员股金之利息可以免徵个人利息所得税。

3大力量推动成长

根据《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的分析,推动储蓄互助社的成长背后至少有3股力量:首先,相较银行,它们为存款提供更高利率,并减轻借款人利率负担。根据研究机构SNL Financial的调查,在3年期二手车贷市场中,美国储蓄互助社平均放款利率为2.66%,而银行则平均要求5.13%。此外,其客户满意度调查中,获得的评分也比银行高。

其二则是金融海啸的影响。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虽然也有部分储蓄互助社亦因投资失当,经历了破产危机,但总体而言,储蓄互助社由于不像银行须承受追求短期利润的压力,投资风险性金融商品较少,因此能比银行更快从金融风暴中走出来。从2007∼2010年,正当危机锋头,存款金额反而逆势成长23%。

银行家观点》深耕社区互助合作,人人都能享有金融服务的普惠金融美国储蓄互助社各区年成长。(傅清源提供)

第三个成长的原因是持久性。在美国,法令的改变使得多重「共同关係」变得可行,这帮助了互助社的合併。因此过去10年,美国储蓄互助社总数减少超过30%,但社员总数与资产规模却年年增加,且产生更多大型的储蓄互助社,拥有全国性的自动柜员机系统, 以及各种不同的金融商品。这些变化使得储蓄互助社更容易于加入及方便往来。

温暖在地,扶助弱势

以营运规模而言,储蓄互助社跟银行有相当的差距,2016年, 美国5,289家银行中,平均每家拥有16家分行,而6,075家储蓄互助社中,每家平均只有3个分社,平均资产规模更相差高达13倍:表面上看起来,互助社实在很难与商业银行竞争。然而,正因为互助社规模小,且利润均回馈给社员的特性,使得它们更能深耕社区或特定族群,发展温暖的个人化客户服务。如今,互助社的服务遍及生活所需的各种项目:从活期存款、储蓄存款、个人信贷、车贷、房贷,至于微企业贷款等。当然这些服务银行也可以提供,然而,凭藉着更细緻的服务,更低的保险费、透支费(NSF Fee)及更优的存放款利率,成为美国人金融往来的首选机构之一。

此外,储蓄互助社对协助弱势经济族群,达成普惠金融的贡献,更是与商业银行迥然不同。根据CUNA的研究,储蓄互助社对中低收入族群以及少数族裔的抵押贷款案,批准率分别为69%及62%,而一般金融机构仅为47%及51%;此外,储蓄互助社的贷款中,有高达25%属于中低收入族群,而一般金融则只有20%。

导入FinTech与时俱进

如何提升网路及行动银行功能,以及如何应对百家争鸣的电子支付系统,一直是美国储蓄互助社的优先课题。根据2015年美国法林研究院(Filene Research Institute)的调查显示:相较银行业,储蓄互助社资源相对匮乏,因此对金融科技(FinTech)工具或平台,较为倾向採取共存合作的态度。截至目前,美国已有120个相对大型的储蓄互助社(共涵盖1,000万社员)採用CU Wallet电子支付技术,以开发自属的行动支付Apps;54%的储蓄互助社则已提供网路或行动个人对个人(P2P)支付服务。但对其他多数小型互助社而言,与商业银行合作开发获取经济规模(虽然难度不小),并寻求适合之FinTech公司建立策略伙伴关係,都是被互助社认为较为可行的模式。

但话说回来,储蓄互助社毕竟是一种不以盈利为最终目的之组织,其赢得客户忠诚的核心竞争力,在于提供温暖贴心的个人化服务,充分照顾社员的福祉。因此,成为科技的快随者(fast followers)与时俱进,即使缺乏支付技术的开发资源,如能建置好基础架构平台,快速引进具竞争力的新科技,加上其原本就具备的贷款易及性、具竞争力的利率以及机构稳定性等特色,互助社这个藉由平民融资稳定社会经济的巨大力量,必然持续发光发热。

*本文作者为台湾金融研训院传播出版中心所长,本文经授权刊载,精彩全文详见《台湾银行家杂誌》2017年5月号。

上一篇: 下一篇: